开讲啦孙涛演讲稿:远航的梦想

在座的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海军总院的副院长孙涛,我同时也是一名普通的消化科医生。我问问大家,船一般都是干什么用的呢?运输,对。我们有很多船是载客、运货物。像部队很多的战舰上面有大炮,有导弹,甚至有飞机。可是我们这艘船它很特殊,它是一个医院船,我们叫它和平方舟医院船,它的舷号是866,这个船一共去过国外五次,它的足迹遍布了亚非拉。其中访问过和进行过医疗服务的有二十二个国家,我们这个医疗船在国外看的病人有八万六千多人,在这个船上完成的大小手术将近有八百例。所以这个船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海上医院”。

我觉得我生下来就跟和平方舟医院船特别有缘。为什么呢?我父亲也是海军,我的母亲是一个医院的医务工作者,她也在消化科。所以我是我父亲和母亲职业生涯的一个延续。海军第一次给我的印象,是在出远海的时候,当时我才二十七岁。刚上船的时候我还是很兴奋的,看着蓝天大海,兴奋了可能没有几个小时我就开始翻江倒海,吐到最后,这个船还没开,机器一响我就要开始吐,我晕得最厉害的时候是怎么办呢?躺在床上,要吃饭的时候就端着一个饭盆,闭着眼睛到饭堂,把饭打在盆里面,然后再端到床边上,闭着眼睛一口一口再吃饭。所以第一次出远海,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比较痛苦的。随着我不断地在海军参加一些任务,逐渐也是越来越热爱海洋,越来越适应海上的生活。特别是这几年,我们随着和平方舟医院船,足迹遍布了我们国家的大小岛屿,遍布了世界各地的大小岛屿做医疗服务。对我来说,或者对我们和平方舟医务人员,包括每位官兵来说,有很多快乐有很多感动,当然也有很多痛苦,很多纠结。

今天我就通过一个个故事来给大家介绍介绍我们和平方舟所经历的这些欢乐,这些感动。我们在菲律宾的时候,“海燕”台风来袭。台风经过以后,海水大概有四五米高,把岸边的很多房子都摧毁了。在菲律宾救援当中,我们和平方舟医院船上一共出生了四个孩子。其中两个男孩、两个女孩,第一个出生的孩子的父亲,临走的时候他对我们和平方舟医院船特别感谢,但是当时他也没有条件来表达他的心意,他最后就拿孩子的一块尿布,在上面写上感谢中国海军救了他们一家人。这些就是我们在海外执行任务当中经常会碰到的事儿。

在孟加拉,有一个病人他提出来,你们和平方舟医院船在2010年的时候曾经给我做了一只眼睛的白内障手术,让我重见光明。当时因为另外一只眼睛的条件还不是很适合,就没做手术,他说我现在这只眼睛不是很好了,我希望最好你们帮我再做一下。我们很快地把他作为一个特殊的病人,后来经过检查诊断觉得他很合适手术。所以我们在和平方舟医院船上,又给他做另外一只眼的白内障(手术),在我们船上同样的手术在不同的时间做了两次。这个病人做完以后,他做了一个很让我们想不到的举动,他说,我不走了,我就在你们船上待着,我来做一个志愿者。因为他英文很好,本地的语言也很好,他在那儿给我们完成了大量的工作。所以我们这种在传承人道主义关爱、传承友谊当中,就像接力棒一样一棒一棒地传下去。

也是去年(2013年)我们在菲律宾的时候,当时我们在岸上建了一个医院。我们利用的是一个旧的省立医院的废址,因为很多房顶都没有了,上面用一层布盖着。这个房间里面都是水,但是我们因为没房住,自己搭了一个帐篷。我们官兵晚上休息的时候,在那儿工作的时候始终闻到一种异常的味道。因为当时我们主要在提供医疗服务,等我们离开了菲律宾,他们在微信群里面发了一个微信,说你们走了过了没两天当地在清理的时候挖出好几具尸体。所以这些都需要我们医务人员克服很多困难。我们现在要起到一个负责任大国的作用,要起到我们一个负责任大国的一个形象。同时我们在外面其实也展示了我们中国,展示了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展示了我们中国海军,特别是我们海军医务工作者的形象。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